马克思主义学院:与松山干部教育培训基地举行实践教学基地揭牌暨协议签订仪式
发布时间: 周一, 2018年 05月 14日 17:04 新闻来源: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文/图 尹国姣 浏览次数:207

5月12日,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李明生带领该院全体教师及42名学生到龙陵松山干部教育培训基地,与基地共同举行“保山学院思想政治理论课实践教学基地”揭牌暨《保山学院思想政治理论课实践教学基地合作协议书》签订仪式,并到松山抗战遗址考察学习。

 

 

zzxy

上午,龙陵县委副书记杨鹤龄,组织部副部长王棕槐,龙陵县腊勐镇党委书记周智贤,基地副主任朱招美及全体工作人员,及师生参加了仪式。王棕槐主持。

杨鹤龄在致辞中指出,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庆典,思想政治理论课是巩固马克思主义在高校意识形态领域指导地位,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的重要阵地,是全面贯彻落实党的教育方针,培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主渠道,是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帮助大学生树立正确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核心课程。保山学院把松山干部教育培训基地作为思想政治理论课实践教学基地意义重大,我们坚信,双方定能建好、管好、用好实践基地,用松山抗战精神坚定理想信念,激发爱国热情,培育报国之志,凝聚发展力量,推动干事创业,为保山学院和龙陵县的发展提供最强大的精神动力。

李明生在致辞中指出,今天在这里举行仪式是我们贯彻落实保山市委与保山学院共建马克思主义学院的要求的具体体现。近几年来,保山学院充分发挥保山地缘优势、资源,努力探索思想政治理论课实践教学改革途径,加强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提高学生的社会实践能力。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在龙陵县委县政府、松山干部教育培训基地支持下,我们把龙陵松山抗战遗址确定为保山学院思想政治理论课实践教学基地。希望双方精诚合作,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学、培养合格的建设者和可靠的接班人,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人才,而共同努力。

随后,杨鹤龄与李明生为“保山学院思想政治理论课实践教学基地”揭牌,朱招美与李明生代表松山干部教育培训基地和马克思主义学院签订《保山学院思想政治理论课实践教学基地合作协议书》。

 

jiepai

下午,师生在松山干部教育培训基地就餐后到松山抗战遗址,解说员黄韬为师生开展现场教学。

在黄韬的带领下,师生来到松山抗战见证树前开始了综述教学,两株高山榕屹立在松山这片热土上,根部有密密麻麻的弹孔穿过,它们是松山战役的亲历者和见证者。正所谓: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在中国远征军第八军103师阵亡将士公墓前,师生举行了缅怀仪式,师生敬献花篮、鲜花,怀着崇敬的心情向阵亡将士公墓三鞠躬;墓碑上密密麻麻镌刻着阵亡将士的名字,他们永远活在中华儿女心中。

“中华儿女血肉丰碑天地表,民族英杰浩然正气日月彰”。随后,全体师生瞻仰了中国远征军雕塑群。踏上96级台阶,引入眼帘的是抗战英烈的雕塑。一个个战士整齐排列,守护着龙陵的每一寸山河。雕塑群中,陈列着滇西抗战战场上我军将士的方阵,由402座单体雕塑组成,用东方造像方式,按真人尺度1:1.2的比例塑造,分将军、夏装士兵、秋装士兵、冬装士兵、驻印士兵、娃娃兵、女兵、跪射兵、炮兵、在世老兵、战马、吉普车12种方阵。

在松山抗战遗址,黄韬为师生讲述松山战役的故事:九十五天的战役,用惨烈来形容,一点不为过,远征军死伤七千多人的代价,全歼日军一千二百余人。看着那炸碉堡在地面上形成的坑道,看着那掩体、战壕、猫耳洞……,我们应感到生逢其时,今天的幸福来之不易,我们要倍感珍惜。松山战役是整个滇西抗战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巍巍松山,记下了历史画册中悲壮的一页,滔滔江水,带走了多少中国儿女的辛酸与屈辱。

青山有幸埋忠骨。通过参观松山主阵地、中国远征军坑道作业遗迹及大爆炸坑、滚龙坡、子高地战场遗址和远征军雕塑群、烈士墓碑,师生对松山战役有了更深的了解,师生普遍表示,对滇西抗战历史的了解,从未有过这样令人震撼的感动,内心似被重锤拷问着;有同学认为,专项实践比学校课堂教学来的更真实、更具有说服力。先辈们抛头颅,洒热血,用汗水和鲜血换来的和平环境,我们要学会珍惜,先烈们不怕苦、不怕累、甘于牺牲的崇高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勿忘国耻,努力学习,用知识的力量来武装自己,用知识的命运来振兴中华。

归途中,全体师生参观了国刚民间收藏馆。

一寸山河一寸血,向滇西抗战的英烈致敬!

(马克思主义学院  尹国姣)

链接:松山抗战遗址——位于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腊勐乡,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滇西抗日的主战场。系高黎贡山山脉,由大小二十余个峰峦构成,海拔2200米的主峰顶上,北、东、南三面可俯瞰气势恢弘的世界第二大峡谷——怒江峡谷。怒江东岸的高山峭壁与西岸的松山对峙,形成惊涛拍岸、飞峰插云的怒江天堑。著名的滇缅公路经惠通桥越过怒江后,在该山的悬崖峭壁间盘旋四十余公里。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是滇缅公路的咽喉要塞,被美国军事家称为“东方直布罗陀”。